广州广东 佛山中山珠海顺德南沙番禺花都越秀天河荔湾律师 法律顾问 合同房产 交通 刑事辩护 离婚婚姻继承 借贷欠款债权 股权公司证券,诉讼仲裁纠纷,投资招标拍卖
欢迎光临!广东方圆律师网是由广东极视律师事务所主办的专业法律服务及公益性普法网站。
雇员忠诚保险应如何定义其名称?保险责任范围应如何界定?
【要点提示】
雇员忠诚保险,又称诚实保证险,承保雇主因雇员的不诚实行为,如盗窃、贪污、侵占、非法挪用、故意误用、伪造、欺骗等而受到的经济损失。在性质上,雇员忠诚险属于财产保险,其保险责任的范围由保险合同约定,但如果因保险范围约定不明或当事人双方有争议的,应按法律规定解释规则确定该保险合同的责任范围。
【案例索引】
一审: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2008)思民初字第10889号(2009年2月20日)
二审: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厦民终字第1095号(2009年11月23日)
【案情】
原告:厦门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厦门中心支公司。
原告商业银行诉称,2007年4月28日,原告向被告投保了现金保险和附加雇员忠诚保险,保险期限为2007年5月1日至2008年4月30日,其中雇员忠诚保险赔偿责任限额为200万元,每次出险被告免赔额为500元。2007年9月21日,原告莲前支行员工曾素珠因挪用资金案发,后经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08)湖刑初字第199号刑事判决书认定曾素珠挪用原告的资金达1832684元,犯挪用资金罪并处以刑罚。该判决书于2008年6月16日生效。为此,原告认为,原告的员工在雇员忠诚保险的保险期限内挪用原告资金达1832684元不能归还,其行为是个人利用职务之便侵占了原告的财产,明显属于不忠诚的行为,符合原、被告之间保险合同的约定,故原告于2007年9月27日向被告出险报案并提出理赔,要求被告依约赔付雇员忠诚保险保险金1832184元,被告却于2008年11月3日向原告发出《保险拒赔通知书》不予赔付,现原告请求判令:被告中华保险公司支付给原告保险金1832184元。
被告中华保险公司辩称:(1)原告雇员涉案的罪名不符合约定,根据保险条款第4条第(1)项的约定,被保险人雇员的贪污和侵占才属于保险范围,原告的雇员的行为性质是挪用资金与保险条款的约定不符;(2)原告损失所涉单位与约定的范围不符合,根据保险合同中原告提供的“上门收款点清单”记载的单位是福建省公路稽征局厦门稽征处,而发生本案的事故的地点是福建省公路稽征局厦门乌石浦稽征所,即发生事故的地点不在保险合同上所列的上门收款单位之列;(3)原告所诉损失发生的时间不在保险期间范围内,根据原告提供的财务账表,原告所述的现金损失不是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故原告的损失不属于保险人的保险责任范围。
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7年3月20日,被告中华保险公司向原告商业银行发出一份现金保险建议书,建议原告投保现金保险项目并扩展投保因雇员的不诚实而造成的损失。后原告接受被告的建议并于2007年4月28日向被告递交一份现金险投保单,被告中华保险公司于同日向原告签发了一份编号为0207350207030106000 001的现金保险保险单,该保险单中约定被告承保的标的坐落地址为厦门市商业银行各营业网点及各ATM机,其中主险保险标的项目有:金库、保险箱(柜)内保险标的、营业中保险标的及ATM提款机内保险标的;附加险保险标的项目为附加雇员忠诚保险,该雇员忠诚保险条款中约定:(1)保险责任,保险人负责赔偿被保险人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以下保险责任事故,并经公安或其他司法部门确认的被保险现金损失:①被保险人的雇员携款潜逃;②被保险人的雇员的贪污、职务侵占;③被保险人的雇员单独或与他人共谋抢劫、盗窃现金。(2)对下列损失,保险人不负责赔偿:①被保险人的雇员在非雇佣期间(包括雇佣前、退休、解雇)造成的损失;②因清点出现的现金或利息的短少;③在发现任何雇员存在上述(1)“保险责任”列明的不忠诚行为之后发生的由该雇员造成的损失;④在保险合同终止6个月后,被保险人发现的任何损失。(3)赔偿限额:每次事故赔偿限额为200万元;累计赔偿限额为200万元;每次事故免赔额为500元。另外,在该现金保险保险单所随附的原告全辖营业网点清单中记载了原告莲前支行的名称,但在随附的原告固定和临时企业上门收款点清单中序号4记载的是地址为吕岭路,名称为福建省公路稽征局厦门稽征处的内容。该现金保险保险单的总保险金额为5700万元,保险费为83500元,保险期限自2007年5月1日零时至2008年4月30日24时止。上述合同签订后,原告商业银行依约交纳了保险费。2007年9月21日,原告的雇员即莲前支行员工曾素珠因挪用资金案发,2008年6月5日,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08)湖刑初字第199号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中查明:2005年6月至2007年9月间,曾素珠在担任商业银行莲前支行柜员期间,利用被派驻到福建省公路稽征局厦门乌石埔稽征所上门收款员的职务便利,采取延迟入账时间,并不断循环以后挪用的款项归还前次挪用的款项的手段,从其经手代征的公路规费中挪用资金共计1832684元借给其亲属,至案发时仍未归还。在案件审理期间,曾素珠没有退赔任何款项。为此,该判决书中认定,曾素珠身为非国有公司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1832684元借贷给他人,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挪用资金罪,并判处有期徒刑八年。该判决书于2008年6月16日生效。2008年7月8日,原告向被告提交财产保险出险通知书和索赔申请书等相关索赔资料,要求被告中华保险公司予以理赔。2008年11月3日,被告向原告发出一份《保险拒赔通知书》,拒赔理由为:曾素珠是被以犯挪用资金罪定罪论处,原告的出险情况并不属于雇员忠诚保险的承保保险责任范围,即上述损失不属于保险责任赔偿范围。原告遂于2008年11月22日向本院提起诉讼。
庭审中,原、被告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1)原告雇员曾素珠犯挪用资金罪是否属于本案讼争的雇员忠诚保险的保险责任范围;(2)发生保险事故的地点是否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上门收款单位清单范围;(3)原告主张的保险损失是否发生在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期间范围。
(一)关于原告雇员曾素珠犯挪用资金罪是否属于本案讼争的雇员忠诚保险的保险责任范围问题
原告商业银行认为,曾素珠挪用资金的行为属于雇员不忠诚的行为,理由为:保险条款中关于保险责任的陈述是对雇员不忠诚行为的描述,并非对刑法罪名的描述,刑法中也没有携款潜逃罪这样的罪名,原告并非国有企业,也不可能有贪污罪,故保险条款是对行为的描述,而非是对刑法罪名的描述。被告也明知原告的雇员不可能有贪污等罪名。保险建议书虽然不是双方合同的组成部分,但关于不忠诚行为,保险协会的理解中包含了挪用等行为。本案的保险单是被告单方出具给原告的,保险条款是被告制作的格式条款。根据保险法,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应当按照通常理解解释,有两种以上解释,应作出不利于提高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故本案对该保险责任条款的解释应按照原告的理解解释。职务侵占就是个体将单位的财产占为己有,因个体的原因将单位的财产占为己有就是职务侵占行为,故原告雇员曾素珠的行为属于雇员不忠诚的行为,属于本案讼争的雇员忠诚保险的保险责任范围。
被告中华保险公司认为,原告雇员曾素珠所涉罪名是挪用资金罪,该罪名并不在本案讼争保险合同中保险条款列明的责任范围内。对于保险条款的解释,首先应该按照基本解释方法进行解释,“雇员忠诚保险条款”不是“雇员忠诚一切险”,条款名称并没有“一切”,该条款是列明责任加除外责任,而本案原告雇员被确定的挪用资金罪名并不在列明责任范围内,故不属于保险理赔的范围。
(二)关于发生保险事故的地点是否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上门收款点清单范围问题
原告商业银行认为,其雇员曾素珠犯案的地点乌石浦稽征所即发生保险事故地点是在本案讼争保险合同约定的地点,因为上门收款点清单是以收款地点作为承保范围,并非以单位名称为收款地点。且乌石浦稽征所是上门收款点清单所列明的福建省公路稽征局厦门稽征处下设的分支机构,其与厦门稽征处在同一地点办公,故不会多产生保险风险。
被告中华保险公司认为,根据保险合同附件即原告固定和临时企业上门收款点清单可以看出,原告所列的企业名称是福建省公路稽征局厦门稽征处,包含了名称、地点、状态,这些因素都直接影响保险费率及是否投保。而原告所主张的乌石浦稽征所并不在该上门收款点清单的范围,原告以乌石浦稽征所是厦门稽征处的下属单位而不需列明的抗辩不能成立。
(三)关于原告主张的保险损失是否发生在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期间范围问题
原告商业银行认为,其雇员曾素珠实施犯罪时间虽是从2005年6月起,但由于曾素珠是采取延迟入账时间,并不断循环以后挪用的款项归还前次挪用的款项的犯罪手段,故在2007年9月20日案发之前原告并没有发现曾素珠的不忠诚行为。而2007年9月20日案发时,正是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因此原告的保险损失是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期间范围,被告不具有责任免除事由。
被告中华保险公司认为,曾素珠的作案手段是循环挪用归还上期挪用款项,并未导致当期收到的款项减少,原告的损失是因曾素珠将挪用的款项借给其亲戚造成的,该借钱的时间发生的时间才是原告产生损失的时间。根据查勘及被告的计算(详见损失计算表),保险人保险期间,曾素珠的挪用行为没有造成原告的损失。根据被告的证据可以证明公路局配合原告出具的函件中记载的时间与公路局记账凭证上的时间不能对应。在2007年9月7日后曾素珠缴还的款项未计入现金及账表中,故原告主张的保险损失因不发生在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期间范围,被告依约不承担赔偿或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为此,被告提交了一份现金对账情况明细表和两份现金借款单加以证明。
【审判】
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1.关于原告商业银行雇员曾素珠犯挪用资金罪是否属于本案讼争的雇员忠诚保险的保险责任范围问题。根据中国保险学会对雇员忠诚保险的定义:雇员忠诚保险,又称诚实保证保险,承保雇主因雇员的不诚实行为,如盗窃、贪污、侵占、非法挪用、故意误用、伪造、欺骗等而受到的经济损失。因此,本案讼争雇员忠诚保险合同所承保的是雇员的不诚实行为引发的保险责任事故。也就是说,本案讼争雇员忠诚保险合同中保险责任所列举的分项,是指被告中华保险公司承保在保险期内原告商业银行的雇员因携款潜逃、贪污、职务侵占等不诚实行为引发的保险责任事故,并经公安或其他司法部门确认的被保险现金的损失。另外,从本案讼争雇员忠诚保险合同的免责条款第③条可以认定被告中华保险公司所承保的是原告商业银行雇员的不忠诚行为。现根据原告提交的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2008)湖刑初字第199号刑事判决书中认定的事实,证明原告雇员曾素珠是因实施了挪用本单位资金1832684元借贷给他人的犯罪行为而构成挪用资金罪。鉴于本案讼争雇员忠诚保险合同中保险责任条款未明确挪用资金的不诚实行为,但该挪用资金的犯罪行为符合上述中国保险学会对雇员忠诚保险定义界定的非法挪用的不诚实行为范畴,故应认定原告雇员曾素珠挪用本单位资金的犯罪行为符合本案讼争雇员忠诚保险合同关于不忠诚行为的约定,属于被告中华保险公司的保险责任事故范围。
2.关于发生保险事故的地点是否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上门收款点清单范围问题。根据本案讼争保险合同中约定,被告承保的标的坐落地址为原告的各营业网点及各ATM机,因此,该保险合同附件中有关原告固定和临时企业上门收款点清单是以地址作为被告承保的保险事故发生地。鉴于乌石浦稽征所与厦门稽征处同在厦门市吕岭路295号一个办公地点办公,同时乌石浦稽征所又是厦门稽征处的下设分支机构,原告对乌石浦稽征所也是上门收款,故应认定乌石浦稽征所属于本案讼争保险合同约定的上门收款点清单范围。
3.关于原告商业银行主张的保险损失是否发生在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期间范围问题。根据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2008)湖刑初字第199号刑事判决书查明的事实,即2005年6月至2007年9月间,曾素珠在担任商业银行莲前支行柜员期间,利用被派驻到福建省公路稽征局厦门乌石埔稽征所上门收款员的职务便利,采取延迟入账时间,并不断循环以后挪用的款项归还前次挪用的款项的手段,从其经手代征的公路规费中挪用资金共计1832684元借给其亲属,至案发时仍未归还。该事实证明曾素珠在2005年6月至2007年9月间实施的挪用资金行为是连续性的,故应认定原告主张的其雇员曾素珠挪用资金1832684元的保险损失发生在本案讼争合同约定的保险期间内。
综上事实,原告商业银行与被告中华保险公司之间签订的编号为0207350207030.106000001的现金保险保险单,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应认定为有效的保险合同。同时,根据该保险单的约定,双方又建立附加雇员忠诚保险的保险合同关系。本案中,原告商业银行的雇员曾素珠在2005年6月至2007年9月间利用其被派驻到福建省公路稽征局厦门乌石埔稽征所上门收款员的职务便利,采取延迟入账时间,并不断循环以后挪用的款项归还前次挪用的款项的手段,从其经手代征的公路规费中挪用资金共计1832684元。鉴于原告雇员曾素珠上门收款的地址是厦门市吕岭路295号的乌石埔稽征所,属于本案讼争保险合同约定的上门收款点清单范围,同时上述挪用资金行为具有连续性,其时间延续至2007年9月,也属于本案讼争合同约定的保险期间。且原告雇员曾素珠挪用资金的行为符合雇员忠诚保险定义界定的非法挪用的不诚实行为范畴,属于本案讼争保险合同中约定的被告中华保险公司保险责任范围。故应认定本案原告雇员曾素珠的不诚实行为构成了本案讼争雇员忠诚保险合同中约定的保险事故发生,现原告商业银行要求被告中华保险公司在扣除事故免赔额500元后支付保险金1832184元符合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而被告中华保险公司的拒赔理由则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以采信。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厦门中心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原告厦门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保险金1832184元。
上诉人中华保险公司上诉称:(1)商业银行因曾素珠挪用资金行为造成的损失系因其2007年5月1日之前的挪用行为造成,保险期间曾素珠挪用行为没有给商业银行造成损失,中华保险公司依法无需对商业银行的损失承担保险理赔责任。(2)公路局出具的《关于要求尽快解决个体经营者曾素珠挪用公路规费资金案的函》,系商业银行为向中华保险公司索赔而与公路局共同串谋编造的数据,与事实、证据不符。(3)曾素珠涉案罪名与保险条款约定的责任范围不符,中华保险公司不应承担保险理赔责任。讼争雇员忠诚保险的责任范围为列举式界定,并非概括式的定义方式,原审法院以中国保险学会的解释任意扩大保险责任范围,没有法律依据;另外,本案所涉保险系商业保险,协会的解释不能作为商业保险条款必须遵循的规定。(4)商业银行损失所涉单位与其投保时提供的固定和临时企业上门收款点清单范围不符。(5)商业银行的损失没有得到司法机关最终的确认,损失的最终金额无法确定,其起诉要求中华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也不符合保险理赔条件。故中华保险公司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商业银行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商业银行承担。
被上诉人商业银行答辩称:(1)本案造成商业银行的损失发生在2007年8月30日至9月20日,属于中华保险公司的保险承保期限内;(2)曾素珠犯罪行为地福建省公路稽征局厦门乌石埔稽征所在中华保险公司的保险承保地址范围内。(3)曾素珠挪用资金不能归还的行为是职务侵权行为,是明显的雇员不忠诚行为,属于中华保险公司应当承担保险责任的范围。(4)商业银行的损失已经湖里区人民法院的判决认定,并非损失金额没法确定,根据《保险法》第45条的规定,商业银行可以直接向保险人索赔,商业银行起诉中华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并无不当。故商业银行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双方当事人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均没有异议。另查明,2007年8月30日至2007年9月20日,曾素珠从其经手代征的公路规费中分九笔挪用资金合计1857500元,其中1832684元至今未还。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1)关于商业银行雇员曾素珠犯挪用资金罪是否属于讼争的雇员忠诚保险的保险责任范围问题。原审法院依据中国保险学会对雇员忠诚保险的解释,结合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2008)湖刑初字第 199号刑事判决认定的曾素珠挪用资金犯罪事实,从讼争保险合同条款及双方当事人签订雇员忠诚保险合同的目的进行整体解释,认定曾素珠挪用资金行为符合雇员忠诚保险合同关于不忠诚行为的约定,属于中华保险公司的保险责任范围并无不当,应予以确认。(2)关于商业银行主张的保险损失是否发生在保险合同约定保险期间范围问题。根据2007年现金对账明细表、厦门商业银行银企对账单记载的内容,表明曾素珠于2007年8月30日至2007年9月30日分九笔挪用资金不能归还,造成商业银行的损失1832184元,因此,商业银行主张的损失1832184元发生在中华保险公司的保险期限内,中华保险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3)关于中华保险公司提出商业银行的损失没有得到司法机关最终的确认,损失的最终金额无法确定的问题。本案中,生效的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2008)湖刑字第199号刑事判决已经认定曾素珠从其经手代征的公路规费中挪用资金共计1832684元借给其亲属,至案发时仍未归还,故商业银行主张损失1832684元已经确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45条规定,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因此,商业银行要求中华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1832684元于法有据,中华保险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不予采纳。至于发生保险事故的地点是否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上门收款点清单范围问题,原审判决已作了充分说明,原审法院的处理意见,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支持。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中华保险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正是一起因雇员的不忠诚行为引发的保险合同纠纷,鉴于雇员忠诚保险是我国保险公司新的保险品种,我国目前法律上对于雇员忠诚保险的概念也尚未明确界定。故本案业经一、二审,具有一定的新颖性、典型性,同时对相关雇员忠诚保险合同案件的处理具有一定的参考和借鉴价值。现笔者就有关雇员忠诚保险合同的定义、性质及本案的责任认定作以下分析:
1.关于雇员忠诚保险的定义
“雇员忠诚保险”,最早产生于欧美等发达国家。投资者担心自己的雇员出卖公司机密、携款潜逃等欺骗行为而导致经济损失,保险公司为满足投资者转移这类风险的需求,而推出这项保险。改革开放初期,外国投资者到我国投资时,根据国际保险业的习惯,他们需要在中国为雇员购买此保险。因而,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于1980年率先引进国外的“雇员忠诚保险”,并直接将该险种的条款从英文翻译成中文,作为国内这类保险的条款。现今我国的几大商业保险公司均已推出了“雇员忠诚保险”这类险种,但我国保险法至今未对该“雇员忠诚保险”作出明确的定义。因此,在审理这类案件中,可以参照中国保险学会对雇员忠诚保险的定义:雇员忠诚保险,又称诚实保证保险,承保雇主因雇员的不诚实行为,如盗窃、贪污、侵占、非法挪用、故意误用、伪造、欺骗等而受到的经济损失。鉴于本案讼争雇员忠诚保险合同所承保的是雇员的不诚实行为引发的保险责任事故。也就是说,本案讼争雇员忠诚保险合同中保险责任所列举的分项,是指被告中华保险公司承保在保险期内原告商业银行的雇员因携款潜逃、贪污、职务侵占等不诚实行为引发的保险责任事故,并经公安或其他司法部门确认的被保险现金的损失。
2.关于雇员忠诚保险合同的性质
雇员忠诚保险一般由雇主投保,以其正式雇员的诚实信用为保险标的。当雇员有某种欺骗和不诚实行为,并造成雇主钱财损失时,保险人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向被保险人支付保险金。因此,我们可以理解雇员忠诚保险合同属于财产保险合同,本质上归属于保险范畴。理由是:(1)就主体资格而言,雇员忠诚保险是经过中国保监会批准的特许经营业务,根据《保险公司管理规定》第47条,财产保险公司经过中国保监会核定,可以经营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因此雇员忠诚保险业务只有保险公司才能经营;(2)从合同特点来看,雇员忠诚保险合同是一种双务合同,保险公司在接受对价(保费)的基础上承担保险责任;(3)从合同成立的形式要件来看,保险合同的成立以保险公司出具正式的保单为前提;(4)从责任承担的前提来看,雇员忠诚保险责任以保险事故的发生为充分必要条件,只要双方约定的保险事故已确定发生,保险公司就应承担保险责任;(5)雇员忠诚保险适用《保险法》进行调整。
3.关于本案雇员忠诚保险合同的责任认定
首先,本案雇员忠诚保险合同合法有效。本案中,原告商业银行与被告中华保险公司之间签订的编号为0207350207030106000001的现金保险保险单,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应认定为有效的保险合同。同时,根据该保险单的约定,双方又建立附加雇员忠诚保险的保险合同关系,且该雇员忠诚保险合同关系也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条款明确,内容合法,故应认定该雇员忠诚保险合同合法有效。
其次,本案保险事故已经发生。依据中国保险学会对雇员忠诚保险的解释,结合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2008)湖刑初字第199号刑事判决认定的曾素珠挪用资金犯罪事实,从讼争保险合同条款及双方当事人签订雇员忠诚保险合同的目的进行整体解释,可以认定曾素珠挪用资金行为符合雇员忠诚保险合同关于不忠诚行为的约定,属于中华保险公司的保险责任范围。另外,根据商业银行2007年现金对账明细表及对账单记载的内容,表明曾素珠于2007年8月30日至2007年9月30日分九笔挪用资金不能归还,造成商业银行的损失1832184元,因此,商业银行主张的损失1832184元发生在中华保险公司的保险期限内。而且,商业银行的损失业经生效的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2008)湖刑字第199号刑事判决的最终确定。
最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24条第1款保险人收到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请求后,应当及时作出核定,并将核定结果通知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属于保险责任的,在与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达成有关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额的协议后十日内,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义务。保险合同对保险金额及赔偿或者给付期限有约定的,保险人应当依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义务。因此,商业银行要求中华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1832684元于法有据,中华保险公司依法应向商业银行履行给付保险金义务。
(一审独任审判员:(略)
二审合议庭成员:(略)
编写人: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 王及
责任编辑:袁春湘
审稿人:曹守晔)
上一篇:工地受伤案件起诉的法律依据
下一篇:论劳动合同的履行与解除 ——全球化下的个人劳动关系调整:劳动合同法国际研讨会

广州番禺经济合同律师/广州番禺房地产律师/广州番禺婚姻继承律师/广州番禺刑事辩护律师/广东番禺公司并购律师/广东律师/广州南沙交通医疗事故律师/广州南沙刑事辩护律师广州南沙经济合同律师/广州南沙交通医疗事故律师/广州南沙婚姻继承律师/广州南沙公司法律顾问律师/广州南沙侵权损害赔偿律师/广州南沙房地产律师/广州番禺民事侵权损害赔偿诉讼律师 / 中国法律顾问

Copyright 2009-2018 http://www.fylawyer.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11021077  

律师事务所地址:广州市南沙区东涌鱼富街十一号508
咨询:(TEL/FAX):020-2388 2822 手机/微信:135 2788 3316 QQ 号码:106 303 1099 / 1044 286 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广东省司法 广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 广州市工业信息中心
本网站是由广州陈树荣律师主办的公益性法律咨询及普法网站,如转载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我们将立即删除。陈律师是专家法律顾问,疑难纠纷可成功收费。承办范围:经济合同、房地产、公司股权、债权债务 借贷欠款、婚姻离婚继承,工程 投资 招标拍卖 抵押担保 证券期货 商标专利 票据税务,交通事故,人身医疗保险损害赔偿,刑事辩护、保释保外,无罪、罪轻或减轻、免除责任,诉讼仲裁 并购清算等等